红糖馒头粘豆包

安安静静

【周叶】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写在前面:
幼儿园文笔,大纲文。
ooc,请避雷。
一发完。
有时间就扩写(不存在的)。
凌晨失眠的产物,欢迎捉虫。
先去补眠ing。
~~~~~~~~~~~~~~
凌晨三点零三分,周泽楷失眠了。

虽然是夏休期,可是假期已经快结束,周泽楷最近都在忙公司安排的代言,白天忙忙碌碌,晚上还要做自己一天不落的常规训练。工作和练习的时候,周泽楷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个人,暂时把他捧在心里的角落,安心做事。

昨天行程安排紧张,晚上九点半才下飞机,等吃了饭回到家时,时针已经指向十二点。

家里没开灯。

周泽楷打开门时,面对着仅有丝丝月光的屋子,没有那盏即使再晚也会为他亮着的小夜灯,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心里的那个人不在。

思念奔涌而来。

他看了看时间,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眯了眯眼。又忽然想起那个人曾经的叮咛,认命的笑了笑,爬起来,走到卧室,开了空调,拿了换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

温水冲刷着疲惫的身体,水雾充斥着密闭的空间,周泽楷眯了眯眼,某人的身影又在脑海里蹦哒起来。

匆匆洗了个澡,吹了下头发,周泽楷把自己扔进两米宽的床上。

扯了扯被子,埋进去深深吸了口气,仿佛觉得不够,伸手拽过一旁的抱枕,八爪鱼一样缠了上去。

也许真的是太累了,不知不觉他睡着了。

空调是预订好的适宜的温度,此时周泽楷却觉得有点热。

睁开眼,也不知是几点。

抬手想调一调温度,想了想又放下。

不许贪凉。

声音仿佛又在耳边想起,撩人的紧。

周泽楷觉得自己没救了。是啊,从第一眼见到那个人起,从最初的敬佩到后来的喜欢,再到最终确定对他的感情变成了爱,周泽楷就知道,自己,没救了。

现在啊,只不过让自己更加思念了而已。

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零三分。好像才睡了两个小时啊。

周泽楷盯着手里的手机。

他的锁屏是那个人的照片。

午后的阳光微微照在他的身上,他躺在阳台的摇椅上,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笔电,一杯冒着热气的茶,一个笔记本,笔在那漂亮的葱白手指间夹着,闭着的眼睛显示着他好像睡着了。

那是一个宁静的午后,周泽楷从战队回到家就看到这一幕,瞬间拿出手机记录了这个美好的时刻。然后就设置成了锁屏。

周泽楷抱着抱枕一起翻了个身,解锁手机,桌面是两个人的合照,那是两人坐在沙发上,头抵着头,含情脉脉,笑弯了嘴角。

思念好像又多了好多呢。

打开QQ,界面停留在上一次的视频通话结束记录。

很久了,我好想你啊,你知道吗,叶修。

周泽楷打开手机相册,带着密码。那里有他珍藏的宝贝。

一张一张的翻下去,几乎都是某人。翻一张,周泽楷就会想一下当时的场景。有在战队的,有聚餐的,更多的是两个人一起时的照片。有单身照,也有两个人的合照。吃饭的,游玩的,打闹的,亲昵的。

如果有人不小心看到这些照片,即使不认识,也能从照片看出来,他一定爱惨了那个人。

周泽楷越看越觉得思念越重。又看了眼时间,已经三点四十分。

一点困意没有,照片啊,越看越精神了。

想了想明天的安排,周泽楷忽然发现,明天,噢,已经是今天了,今天开始可以休息一个星期。然后归队,开始新赛季。

没有了战队关于代言的安排,周泽楷索性放任自己,不在强迫着入睡。

继续浏览着一张张照片,周泽楷回忆着两个人的点点滴滴。

两个人在一起,六年的时间。

然而周泽楷对他的爱,却持续了八年甚至更久。

回想起来,哈,好像已经度过了七年之痒了。单方面的。

还记得第一次见面,那个晚上,周泽楷觉得自己上辈子拯救了世界,才让他见到了传说中的斗神,仿佛活在神话里的斗神。

当他真真实实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周泽楷有一瞬间,大脑是放空的,接踵而来的是,怦然心动。

彼时的叶修还叫叶秋,意气风发,虽然是大前辈,然而因为年龄,他少年的青涩还未退尽,又参杂着一些故作老成,却没有一丝违和感,意外的和谐。

周泽楷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进入训练营的源头。

周泽楷是因为堂姐的安利,玩了荣耀这个游戏,知道了一叶之秋。

自从玩了荣耀,他放下了其他游戏,业余可以玩电脑的时间,都给了荣耀。

尤其第三赛季开始,周泽楷更是经常泡在荣耀里,因为,他认了个师父。

确切的说,最开始,周泽楷是被逼无奈认的。

那时候他玩游戏才一个月,虽然他手速快,但操作一般,小神枪还在摸索中,就遇到了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

周泽楷没事喜欢泡在竞技场。

新手之间的对战,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周泽楷手速快,凭着这一点,也让他的胜率很可观,小小少年还是挺得意的。

直到有一天……

周泽楷遇到了一个叫  最帅神枪 的神枪手,然后周泽楷了解了自己的真实水平。

同样的小号,自己从来没在对方手里存活超过20秒。最高纪录十七秒。

这是在连续十连败之后。

周泽楷倔的很,一遍又一遍,不断的邀请,直到后来对面开了语音,周泽楷才意识到自己找虐了整整一个小时!

有些青涩的嗓音,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样子,懒洋洋的开口:小孩子挺坚强啊,被这么虐还能坚持,不容易啊。

周泽楷也开了语音,不过他性格腼腆,不爱说话,只轻轻回了个 嗯。

对面笑了:果然是个小孩子啊。

周泽楷皱了皱眉头:不小,十六了。

“想不想玩好你的小神枪手?”

“想。”

“我厉害不?”

“嗯。”

“想不想学?”

“嗯。”

“多说一个字嘛~”

“想学。”

对面又笑了,“来,叫声师父,我就教你。”

周泽楷沉默了,周泽楷纠结了。虽然对面真的很厉害,可是这声师父,还真有点叫不出口。

对面等了一会没听到他的声音,又开始诱哄,“来,叫师父,师傅给你见面礼,然后将我会的都交给你怎么样?来嘛,叫一声师父,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只要叫一声,师父带回家……”

搞得像推销似的。

周泽楷轻轻叫了声,“师父。”

“徒儿乖,来来来,交易交易,给你拜师礼。”

第三赛季的嘉世队长,还不知道,因为他心血来潮调戏了个小男生,还收了做徒弟,将来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周泽楷跟着师父学习,进步飞快。虽然师父有点皮,有点慵懒,但是教他的东西很多,也很有用。

至于知道自己的师父是叶秋,还是因为有一次有人去叶秋寝室找他,周泽楷听见他师父叫了一声雪峰哥,又听见对面传来一句,我们的小队长又欺负新人呀。

然后声音慢慢淡了,周泽楷知道应该是谈事情离电脑远了。

周泽楷在听到小队长时就想,他师父那么厉害,是战队的小队长吗?又想着雪峰这个名字有点耳熟,想来想去,忽然想起来,不就是嘉世的副队长吗?

于是周泽楷为了求证,打开荣耀论坛,把所有战队的名单过了一遍。真的只有嘉世的副队叫雪峰,吴雪峰。

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周泽楷的脑海里,难道,自己的师父是叶秋?

周泽楷也挺有心眼的,有一次他师父又在和他打指导赛,周泽楷趁着他师父不注意,叫了声,“叶秋?”

就听对面“恩?”了一下,然后顿了顿,“呵呵,行啊,知道套路你师父是不?怎么发现我是叶秋的?还有啊,这是秘密,不要告诉别人知道吗?”

周泽楷内心激动的要命,声音却不显,又轻轻的“嗯。”了一声,又觉得有些不妥,补了一句,“秘密,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后来周泽楷发现自己在师父带领下越来越喜欢荣耀,又因为知道对方是叶秋,于是也冒出了加入职业战队的想法。

周泽楷跟家里摊牌,想去打游戏试试。

周父周母比较开明,小儿子比较省心,小的时候就有自己的主意,更别说已经十六快十七了。

于是周泽楷在即将升高三那年,申请了提前高考,并按照他父母的期望考取了本市一个比较有名的大学,然后由他父亲出面,办理了一系列手续。

于是十六七岁的少年,走进了轮回训练营。

周泽楷藏着私心,没有告诉他师父他报名了轮回训练营。

于是俩人的第一次见面,周泽楷知道那就是自己的师父,而他师父却不知道,眼前这个一脸害羞的男孩,就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小徒弟,也是,一头小狼崽子。

周泽楷抱着手机看着那一张穿着嘉世队服的叶修,想起自从发现自己喜欢叶修以后,好像就没怎么叫过师父了。

进了职业战队,就开始叫前辈。后来俩人在一起,他都是叫修或者修修。只在后来告诉叶修真相时,被叶修闹着又叫了一次师父,然后小奶狗化身狼崽子,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生命大和谐,做到师父下不来床。

那以后叶修为了自己的腰,再没有让周泽楷叫过。

周泽楷想着想着,某些地方也开始精神着。

唉,叶修,你是不是,我命定的结,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周泽楷又看了一眼手机,已经四点半了,又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思念是一种病。

忍了忍,实在忍不住,打开QQ,点出了视频通话。

几秒钟后,心心念念的人儿出现在屏幕上,穿着睡衣,头发半干未干,估计吹到一半被自己打断了。一滴水珠顺着额头流过脸颊,流过纤细白皙的脖颈,滑入睡衣,周泽楷觉得嗓子发紧,咽了咽口水,紧盯着屏幕,仿佛这样能把人盯出来一样。

对面的叶修看着屏幕,零星的手机光使对面映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小周?怎么啦?怎么这么晚还不睡,国内应该是凌晨吧。”

“想你,失眠,睡不着。”

“哎呦喂枪王大大,几岁了呀,我们才分开四天,是吧?”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咳咳,小周,我也想你。我这边就来一个星期,快回去啦。”

“还要三天,好久。”顿了顿,周泽楷接着说,“我放假了,我去找你好不好?”

“别别别,你好不容易放假了,先回去看看爸妈,过几天我回去和你一起,看完你爸妈跟我回B市一趟,然后你就要准备下赛季了。别过来啦,折折腾腾多累。”

“年轻,不累。修不信,可以试试。”

屏幕里的叶修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脸红了,偏过头不给周泽楷看,嗔了一句,“周泽楷你能耐了啊,大半夜居然耍流氓。”

“一直都很能耐,修不知道么?回来试试?”

越说越离谱。

叶修连忙转移话题,“快去睡觉吧。太晚了,别熬夜。”

叶修总是这样,心思细腻,既强大又温柔。虽然周泽楷年龄小,俩人一起时却大多数周泽楷照顾着叶修。他一直认为,叶修就该被自己宠着。

叶修呢,他本身对自己很多事情不在意,却对周泽楷悉心照顾。严格按照健康的方式生活,并且为了督促周泽楷,他自己也开始改变生活习惯。

周泽楷享受着叶修的唠叨,享受着叶修的照顾,偶尔撒撒娇,贪恋着对方给予的宠溺。比如现在。

叶修知道苏黎世和国内时差有六个小时,现在他这里是十一点,国内已经五点了,而周泽楷已经撩他撩了半个小时。其实叶修不知道,这之前周泽楷想他想了一个半小时,终于还是忍不住如狂的思念。

“小周啊,赶紧休息吧,你也折腾了很久,需要好好休息。”

“修,哄哄我。哄哄我我就睡。”

……叶修的内心,柔软的一塌糊涂。明知道这个小狼崽子故意的,却狠不下心来真的放任他不管。而且,如果不哄着,自己回去的时候,又要下不来床了。

其实叶修不知道,即使他哄了,回来还是下不去床的。

24孝好老公周泽楷,高富帅,体力好,身强体壮易推倒(当然仅限叶修一个人推倒),会在自己老婆出差一周回来后,让亲亲老婆还有精力下床?开玩笑,不存在的。

“好了小周,乖啦,后天我就回去了。这边我速度快点,提前一天回去,乖乖的等老公回家临幸你。”

周泽楷也不和他争辩,反正在床上总会让叶修知道到底谁是老~攻~。

周泽楷也是真累了,和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硬撑着睁着眼皮,终于忍不住,听着叶修的声音,迷迷糊糊,嘟囔着一句,“修,我爱你。晚安。”就沉沉的睡去。

屏幕里的叶修,听着周泽楷轻轻的鼾声,想象着青年睡着的样子,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这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夜晚。

中国和苏黎世,跨越小半个地球,时差六个小时。

一对倾心相恋的爱人,听着对方的声音,入了梦。

熟悉的呼吸声,仿佛爱人就在身边。

end

后来的后来,叶修回来后,仍然和之前每一次短暂的分别一样,回来的第二天永远下不来床。


看到好多人晒终于忍不住,下班跑去买了一整套,还没舍得拆开。不敢打其他tag,哈哈,打个全职我就心满意足了~

占tag致歉,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全国17所大学的图书借阅榜,天津大学的借书排行榜居然有全职高手!厉害了,大全职!

值得思考。

老墨鱼:

       今天刷空间看到了两条挂文的图,让我狠狠的胆寒了一次。


  我的确不了解整件事的细枝末节,我只说我看到的。文章情节是这样:


  原著中象征正义与骑士道的一名男性配角救了一群被人逼迫的娼丨妓,幕后黑手报复,把他残害成了人丨棍后丢在垃圾桶旁,有一个男人把他救回家,照顾他,和他做丨爱,一起生活。


  这篇文一开始打了路人x角色的tag、角色tag,有直接的性丨爱描写,其余我不清楚。


  挂人图中除了文章内容节选之外,还有原文的评论截图,所看到的几条都是说“温馨”“甜文”“觉得可爱”“打call”,甚至在tag下,我还看到了有人画了这名角色的人丨棍图,送给这位作者。


  这位作者搞过一个抽奖,截图显示礼物中有“成丨人用品”,送没送不知道,只是的确看到了这样的字眼。但据我所知,作者本身也是未成年。


  


  我不想谈论任何关于“圈子”“对家”“挂人”“撕逼”“ooc”的问题,我所针对的不是这一位作者,也不仅是这一篇文,如果想撕逼,我不必连角色姓名都隐藏。


  也恳请看到这些文字的各位,就事论事,不要对这位作者及其粉丝进行公开或私下的人身攻击,以正义之名伤害他人的行为没有一丁点正义可言。


  我所想说的是其中展现出来的扭曲的价值观,以及其影响力、传播性,还有文字和语言的力量。


  


  今天看到之后,我把文章内容和评论的截图给几个朋友看过,也讨论过,我们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让人后背发凉。


  其中两个朋友都是写东西的,一个是圈内人,一个是自己做公众号的,我们对这件事看法很统一。


  


  一个人只要在公众视线当中,就不可能有绝对的自由。


  一个在公众视线中搞创作的人,要对自己所展示出来的任何东西负责,哪怕是一个字、一条线、一秒钟的视频片段。


  若没有这个觉悟,迟早会带来承受不起的恶果。


  


  这篇文所在的圈子受众年龄偏低,大多是还没有形成完整三观的中小学生,几乎没有成熟的判断力,同时这个年纪的人都喜欢寻求刺激,好奇心重,有叛逆心理,这是每个人都有的成长过程,是一个必经的了解世界的过程。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篇文所造成的影响是极其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恶劣。


  一个代表了正义的男性角色,被残害之后,施暴者没有得到任何制裁和惩罚,而这个男性角色满足于被饲养,感动于被施舍,最后整篇文让读者产生了温馨、可爱的感觉。


  这不是所谓的甜文,这是在未成年面前,对罪恶的过度扭曲和美化。


  


  挂人图上将这篇文和之前影响恶劣的“儿童邪典视频”归为一类,我觉得不存在任何抹黑污蔑和诋毁,只有影响范围大小的区别。


  受众都是未成年人,所展现的都是超越了道德底线的价值观。


  在知道自己的粉丝中有未成年人时,在一个并不封闭的平台发表出这样的文章之后,不是仅仅一个预警就可以不对这篇文负责的,在造成了负面影响之后,也不是一个删文道歉退圈就可以弥补的。


       但是作者同样身为未成年人,这已经是ta所能做出的最大补救,这已经足够了,余下的应该是三观成熟的人来理智对待此事所造成的影响。


  


  看看那些粉丝的评论,那张笔触还带着稚气的人丨棍图,我只觉得可怕。


  我的朋友中有两个孩子的父母,有正在备孕的夫妻,有新婚燕尔的爱侣,我以后可能也会成为母亲,我不敢想象看到我们下一代满心欢喜画出这样的图时,内心会有多么恐惧和绝望。


  


  我小时候,经常在街上看到残疾的小孩在乞讨,我觉得他们很可怜,就问妈妈,为什么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要让他们出来乞讨?妈妈说,很多这样的孩子都是被坏人抢走的,用各种方式把他们弄残疾,然后把他们撵到街上乞讨,每天讨的钱都要交给坏人,钱少了还会挨打。


  从那以后,家里人叮嘱我注意安全时我都非常听话,因为我不想变成在街上乞讨的小孩。


  这就是语言对一个孩子的影响力。


  同样的,我也不敢想象被扭曲价值观所影响的孩子,以为这些被残忍对待的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温馨”的故事。


  


  我的粉丝不多,影响力也没多大,我只能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关注我的人负责,对我自己发表出来的所有东西负责。


  


  书生何必动刀戟,笔墨已是诛心言。


  引以为戒。


  


  这篇文章在任何平台,永远开放转载。


       ————————————————————————


       在和朋友及评论里讨论过之后,我了解了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这篇文章仍然有失偏颇,所以趁这篇文章影响力还在的时候加几句话:


       小众文化没有错,小众爱好者也没有错,重点是这样的文化有一条线,特别是在国内没有分级制度的大环境下——不能展示于普通大众面前,不能给普通大众造成负面影响,特别是未成年人。


       说的俗气一些,关了门做丨爱是情丨趣,开着门做丨爱就是淫丨秽了。如果开着门做丨爱还给成长期的青少年观赏,并告诉他们这是正确的,是温馨的,是甜蜜的,那很有可能会触及法律底线。


       但就事论事,在这件事中我们应该关注并反思的是,如何避免r18g文化在公众范围传播,避免未成年人过早接触这样的文化。在没有分级制度及完整的封闭性文化圈时,创作者应该怎样处理自己涉及小众文化的作品,这保护自己也保护他人,也防止整个同人文化圈被“一刀切”。而不是喜欢这种文化的人都是变态,需要被制裁。我们普通人更不是所谓“正义的制裁者”。


       在了解到一些事情之后,我觉得挂文图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不太理智的煽动性,以保护孩子为出发点是好的,但不公正。


       这件事中心的作者及其粉丝也是未成年人,同样需要保护。


       任何文字都有力量,尤其是愤怒之下说出的话。在群情激愤的时候,为了保护未成年人而对另一些孩子恶语相向、人身攻击甚至是威胁人肉,恳请看到这里的各位,包括我自己,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样的行为对他人造成了多大的伤害,这种行为之中究竟有几分是真正的正义。




————————————————————————


       我从未想过自己的文字能产生这样的影响力,颇有些惶惑。


       我不敢说我写这篇文章是完全不带个人情绪,更不敢说自己公正。在与大家讨论之后,我发觉自己的观点同样有错误的地方,在此也非常感谢提出意见的大家,你们让我又学习到了很多。


       尽管没能逐条回复,但我也一直都在看评论。我需要再次强调一下,我的本意并不是扩大事态,而是想尽量引起大家的思考如何对待小众文化圈,如何在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合理处理小众文化作品,作为创作者应怎样对自己的作品及观众负责。


       同时我也想再次呼吁大家,原作者本身也是需要保护的未成年人,这件事已经给ta带去了很大的伤害,一味地抵制制裁和撕逼挂人,除了扩大负面影响之外没有任何好处。


       鉴于以上种种原因,我对评论里提及角色名cp名以及原作者相关信息的内容进行了删除,在此对被删除评论的各位表示非常抱歉,希望能得到您的谅解。





占tag致歉,私心想晒一晒哈哈哈~

@术__复读:离开学还有2天

感谢太太,赞美太太~

收到东西真的太开心了~原地爆炸~

快递下午就收到了,但是我现在才到家,才看到,激动的控制不住~有点语无伦次了,哈哈哈好开心~

看到太太的信好意外,太太的惊喜,画的小周和老叶好可爱~

最后祝太太新年快乐(✪▽✪)心想事成ヾ ^_^♪

【周叶】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一发完)


幼儿园文笔。
如有雷同,撞梗,请指出,侵删。
人物属于虫爹,ooc属于我。
HE。
独立成文,也可搭配前文食用,效果更佳。
欢迎捉虫。
嘉世成绩因为看小说看的时间太久记不清了,可能有错误。

叶修在遇到周泽楷之前,一直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按照他的话来说,那么虚幻的东西,哪里有冠军来的实在?

从15岁离家出走,到后来拿到三连冠,再到与第四冠失之交臂,几年的时间,他差不多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荣耀上。

青春期的躁动他给了荣耀女神,旺盛的精力都耗在了战队上,必要的生理需求也是自己匆匆解决。

本来嘛,打荣耀的都还是小年轻,大多数都是单身,所以叶修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直到第五赛季,他遇到了轮回新上任的年轻队长,周泽楷。

之前就听说轮回新任小队长长的那叫一个帅气。当然这个听说是从沐橙那里听来的,女生自有自己的八卦小群体。

叶修觉得,以沐橙以前天天看她自家哥哥的帅脸,还能让沐橙承认帅气的,那应该是真的。

嘉世和轮回的常规赛,叶修照例没有露面。比赛后,他躲到了楼梯口附近的走廊,静静的点了一根烟。

刚抽了几口,就听见一阵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叶修转头看了一下,原来是轮回战队的。

走在前面的方明华和周泽楷也看到了叶修,方明华连忙打了声招呼:“叶秋前辈。”
又拉了下周泽楷,对叶修说:“这是我们队长,周泽楷。”

叶修笑着点点头回应方明华,又偏了偏头看向轮回队长。

看到眼前清纯的大男孩的时候叶修微微一愣,沐橙说的还真是不夸张,真是帅气!心忽然悸动了一下。然而叶修是谁,瞬间就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因此并没有人注意到他短暂发愣的一瞬。

“呦,这就是那个小神枪手呀!打的不错,不过比我还差点!要加油呀,小周。”

寒暄了几句,沐橙已经找了过来,叶修也就和轮回的分开,独自朝着沐橙寻来的方向走去。他没有回头,因此也没注意到背后追随他的目光。

回到嘉世,叶修难得没有玩游戏,躺在床上,静静的回想起白天的相遇。叶修觉得自己一见钟情了。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他自己知道那一刻他的心跳的有多快。

叶修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同性,为什么会给自己带来那么大的悸动。但不可否认,直到现在他想起来那个人,心跳还是不由自主的加快。

叶修没有起来看也知道,他的脸一定已经红了。

身为一个宅男,叶修的脸有一点点浮肿,加上长年存在的黑眼圈,才显得慵懒。

实际上,叶修的底子很好,五官清秀,白白净净,虽然作息不是很规律,但是因为比赛的缘故,也没有特别放纵自己,只是夏休期才会熬夜。

担任队长到第五年,听着好像很久了,实际上也还是刚刚二十出头的小年轻,放在生活中也就是刚上大学的学生。

只是因为在荣耀竞技圈,是第一批打了比赛的人,而和他同期比赛的,年龄比他大的基本都退役了,第一赛季的选手,也就是霸图队长了。因此,叶修常常在其他选手面前装装老前辈。再加上他那张说真话不留情面的嘴,让别人下意识的忽略了他本身的年龄。

自那以后,叶修开始关注起周泽楷来。他的比赛,他的采访,哪怕是他的广告,叶修也会找出来观察。

叶修发现,这个年轻的后辈,场上打法犀利,技能是酷炫,却绝不是故意耍帅,而是每一个技能都用的恰到好处,没有一丝浪费。

然而场下,他却是腼腆,话少,爱脸红的后辈。叶修看着采访视频,看着每次在记者期待下,周泽楷仅仅吐露极精简的话语,就觉得,这个后辈很有趣,心情也会随之好起来。

最先发现叶修不对劲的,当然是苏沐橙。毕竟两个人一起生活了7、8年,亲人般的相处,对彼此也是很熟悉。

苏沐橙经常往叶修那跑,叶修当她亲妹妹一样,沐橙也把叶修当作了亲哥哥一样对待。因此,苏沐橙在第不知道多少次发现叶修在看周泽楷视频并且不自觉微笑的时候,终于没忍住问了出来。

叶修也没对苏沐橙瞒着,实话实话,好像有点喜欢这个后辈。但是又很理智,毕竟同性相恋,不容易,也不被很多人接受。

苏沐橙听了叶修的话,并没有什么反感。相反,她对叶修说的是,无论你怎样,我都支持你,但是,一定不要折磨自己,不要让自己伤心。

第五赛季匆匆结束,微草在魔术师王杰希带领下夺得冠军,嘉世成绩下滑,叶修要操心的事情太多。虽然还关注周泽楷,却一直默默的压抑自己的情感。
一切为了嘉世,为了冠军。即使自己的感情,也让步了。这就是叶修。

第六赛季,轮回有了江波涛的加入,更好的解读了周泽楷的战术,完美的把有些脱节的队员融合在一起,轮回的成绩也越来越好。
季后赛,蓝雨夺得冠军,嘉世却止步四强。

嘉世的成绩,虽然还在前面,却并不是让人满意。有些比赛,已经开始赢得艰辛,面对前几的战队,输率也越来越高。

第七赛季,在一次和轮回比完赛后,叶修又一个人躲到楼梯间可以吸烟的地方,静静的点燃一根烟,透过窗子望着远方。

周泽楷还很年轻,本身就一直在成长,在进步,又有配合很好的队友,轮回已经越来越强大。相比之下,嘉世的队伍,叶修明显感觉到,自己开始力不从心,战术再好,个人能力再强又如何?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找来的苏沐橙,看着那个略显单薄的背影,忍不住有些心酸。

她能感觉到,队伍的散漫。赛前的战术,叶修安排的很好,赛场上,真正执行的却不多。总是有人不到位,或者凭借自己的想法,不懂配合。赛后复盘,又说当时以为自己能怎样怎样,一点也不反悔是自己的问题。

这些问题,苏沐橙能看的出,叶修,又怎么能不知道呢?可是,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苏沐橙叫了一声叶修哥,叶修听到声音,掐灭手里抽了一半的烟,转身朝苏沐橙走来。

苏沐橙知道,叶修抽烟的原因,一个是今天嘉世的比赛,表现的很不好,另一个,是因为,周泽楷。

和轮回的比赛,能够见到周泽楷真人,叶修是有点欢喜的。然而也仅仅是说几句话,还经常是见面了江波涛寒暄几句,叶修应和着,顺便看下周泽楷。

“喜欢这么久了,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呐,比赛重要。感情的事情,先放一放吧。”
“那么优秀的人,小心被人抢跑了。”
“知道了沐橙,我心里有数。走吧。”

两个人谁也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个拐角,站着轮回队长周泽楷,也无从知道,这短对话产生了什么样的误会。

第七赛季,微草第二次夺冠,嘉世却止步八强。

第八赛季,叶修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外界对于他能力质问的声音越来越多。

陶轩也已经不藏着掖着,两个人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当然,往往都是陶轩一个人咆哮,叶修沉默。

他能怎么样?能想的办法都想了,甚至战场上,他改变自己的战术去策应不按战术行动的队员。然而仍然没有用,配合他的,永远只有苏沐橙。

在那个飘雪的晚上,他被迫交出跟着自己一路走过荣耀开服,走过三连胜,走过七个赛季的一叶之秋,被迫解除了合约,留给苏沐橙一句休息一年,然后回来。转身,一个人,在寒夜里,踽踽独行。

他没有走出太远,在看到写着兴欣网络会所的网吧时,转身走了进去。

他不过失去了嘉世,一叶之秋不在了,君莫笑还在,荣耀,还在。

遇到风风火火的网吧老板娘,看到夜班网管的招聘,他决定暂时留下来。

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还能免费玩游戏,挺好。

安顿下来之后,适应了现在的工作,他终于登录了qq,想着联系下苏沐橙,不能让妹妹担心。

刚刚打开的qq,居然因为消息太多,闪动的图标卡死了,电脑缓冲了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他先忽略了所有消息,又在联系人列表中,拖出自家妹子的对话框,说明了自己现在的情况。苏沐橙表示,过几天来看他,顺便给他带一些他的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

这边和自家妹子聊着,那边群里的消息就没停过。明明刚刚忽略了消息,瞬间又99+,职业选手的手速不是假的,尤其叶修虽然嘴巴说话不好听,然而他说的也都是大实话,大多数人也只是无奈而已,他人缘还是很好的。虽然是对手,听说他退役了,关心他的大有人在。

叶修打开职业选手群,看着蓝雨的剑圣在疯狂的刷屏,依惯嘲讽了一句。大家看到他说话了,纷纷问好,关系好的想问问原因,叶修也就嘻嘻哈哈含糊过去。

嘉世已经过去了,群里还有嘉世的选手在,况且,叶修也是真的认为没什么可说的。

大家都在群里聊天,叶修的私聊忽然闪动,一个他始料未及的人,周泽楷。

看到周泽楷要来找自己的消息,他忽然有一丝惊慌。

虽然他喜欢周泽楷,但知道的也就只有苏沐橙。他和周泽楷的关系也没有特别好,他相信周泽楷并不知道自己的心思。

那么,这个安静的后辈,在自己退役后,有消息立刻联系自己,还说要过来,自己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他对自己也有好感?

叶修摇了摇头,算了,别自作多情,万一想多了,多尴尬。

两个多小时后,看着一下子抱着自己的后辈,叶修心跳根本控制不住了,也有点语无伦次。

等到他听着平时话不多的周泽楷磕磕巴巴的跟自己告白,在寒夜里冰冷了很久的心,忽然暖了起来。

他起了逗弄的心思,故意引导周泽楷以为他要和别人结婚,结果一个大男孩居然真的伤心到流眼泪。

叶修心疼了。

当他终于讲完了自己的故事时,周泽楷也反应过来,叶修心中的那个人,是他。

叶修唇上传来暖暖的,软软的触感。

恋爱的滋味,挺好的。

叶修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善事,才修来这辈子一个周泽楷,属于自己的周泽楷。

周泽楷认为,自己一定是前几世都在努力修行,才换来今生一个叶修,只属于自己的,叶修。

end





小剧场
H市:
“过年回你家还是回我家?”
“听修修的。”
“算了都叫来一起过?”
“恩。”

写在后面:
因为短篇,只写到两个人确定关系,文就结束了。但我相信,他们二人的幸福会一直持续下去。小剧场也是表明,两个人家里都接受他们了,没有什么能影响他们的感情。世人不接受又如何?只要两个人相爱,家里人接受,朋友理解,就可以了。

【周叶】我爱你你却爱着他(一发完?)

第一次发文,幼儿园毕业的文笔,跟大纲文差不多,请多多担待。

如果撞梗什么的的算我的,侵删。

人物属于虫爹,反正都不属于我。

HE,可能有后续。

如果都接受,就往下看吧。

周泽楷喜欢一个人。

喜欢多久了呢?连周泽楷本人也说不清楚了。最开始接触荣耀就是因为同学安利了一叶之秋的强大,拉着周泽楷入了坑。

从接触荣耀,到后来进入轮回训练营,再到接手一枪穿云当队长,直到后面带领轮回闯入季后赛,他一直在朝着一个人努力。

那个人就是叶秋。

第一次见面是在第五赛季初,那时候他刚刚接任队长和一枪穿云,正带领队伍磕磕绊绊打比赛。
和嘉世的比赛后,在走廊里遇到了,在方明华的介绍下,才知道眼前这个叼着烟含着笑,一身慵懒的人,是他心心念念的叶秋。

这时候叶修还在以叶秋的名字在联盟里大杀四方。虽然霸图刚刚截断了嘉世的四冠之路,但没有人在这时候怀疑叶秋的强大。

从那以后,他更加关注叶秋。看着他在嘉世混浊的环境下努力,看着他为队伍竭尽所能却无力挽救这个他一手拉起的队伍。

周泽楷带领着轮回,在江波涛加入后,成绩一年比一年好,这个赛季,更是有机会争冠的。

然而,突如其来的消息却让他心乱了:叶秋退役!

无论外界怎么评论他年龄大精力不足,这些职业选手却知道,嘉世成绩不佳绝不是叶秋的问题。

周泽楷看着职业选手群里的讨论,却一直没有叶秋的消息,他忽然意识到,叶秋可能就这样消失在他的生活中,再也见不到了。心里疼痛的感觉,让他措手不及。

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叶秋,想当面告诉他自己的感情,又怕自己唐突了他,怕他离他更远。又想到叶秋已经退役,自己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更加低落了。

这几天轮回的队员们都感觉到他们的队长情绪不对。训练和比赛的时候都很正常,完全看不出和平时有什么差别。但是训练结束后,立刻就变得蔫蔫的。

周泽楷不爱说话,并不代表他不说话。毕竟身边是熟悉的队友,大家热热闹闹,周泽楷也参与其中,虽然话不多,也会跟着一起聊。然而最近,他真的是变得沉默不言了,吃饭的时候也不说话,偶尔别人叫他,他就抬起头看看。轮回的队友们明显感觉到队长的不对劲。于是派出了他们的副队江波涛同学去探探情况。

这天晚上,没什么事情。周泽楷在屋子里放空自己(想叶秋)的时候,江波涛来敲门。

看着呆呆的周泽楷,江波涛的内心波涛汹涌,他也没办法,谁叫他一个人抵不过一群人的投票,反正最终结果就是他来面对队长。

“小周,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看你每天闷闷不乐的,大家都很担心。”

“对不起,让大家担心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和我说说吗?也许能帮到你。”

周泽楷抬起头,委委屈屈的,“有,喜欢的人,可是,找不到了。”

我的天!波涛汹涌已经变成海啸。小周居然有喜欢的人了?一点迹象也没发现啊?

“是哪家的姑娘?不理你?”

“是……前辈……叶秋前辈。”

轮回副队差点蹦起来。他知道了这么大的秘密,会不会被灭口啊。

“找不到前辈,怎么办。”

“要不。。。问问苏前辈?”

“问过了,不知道。”

江波涛也没啥好办法。毕竟自己还处于震惊中,虽然看着正常但是他觉得他还是需要点时间来消化这个消息。

队长果然不同常人,恋个爱都这么惊世骇俗。江波涛怀着老父亲嫁女儿般的心情离开周泽楷的房间。

面对着自己房间里一双双求知欲爆棚的眼睛,只说了句队长没事就挥一挥衣袖把人都赶走了。

又过了几天的晚上,在黄少天每天的狂轰乱炸下,叶秋终于在职业选手群里冒泡了。头像已经改了,不再是那片火红的枫叶,昵称也不再是一叶之秋。

周泽楷点开好友列表,看着那个比哭还像哭的笑字,看着那个君莫笑的名字,周泽楷知道,他的前辈终于又出现了。

“前辈,在哪里?”
“呦,小周呀,有什么事儿吗?”
“担心前辈。”
“没事,我挺好的。谢谢啊。”
“在哪?”
“还在嘉世附近,挺好的。”

周泽楷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急匆匆回了句,我去找你。连电脑都没来得及关,匆匆换了衣服抓起车钥匙就出门了。

一个多小时后,周泽楷给叶秋发消息:
“前辈,我在嘉世外面,你在哪?”
“额……你真来啦?我在嘉世对面的网吧呢。就隔一条街,你到对面的路口,我去找你。”

周泽楷开着车子来到对面的路口,找了个巷子把车停了进去。自己站在路口处。有点迫不及待。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急躁了。但是因为叶秋退役的事情,让他认识到自己的心,他等不急了。

过了两三分种左右,他看到远处走过来一个身影,周泽楷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他心心念念的叶秋前辈。

他迫不及待的紧走几步,叶秋看到了他,跟他打招呼:“小周你还真跑来了,这么晚了你过来,又没什么事,你出来俱乐部知道吗?你……”

周泽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拉过喋喋不休的前辈,抱在了怀里。他的头搭在叶秋的肩膀上,双臂用力抱紧这个自己思念很久的人。

“小周?这是怎么了?你先放开……”
“不放,前辈,不要走。”
“……哎,我不走,说吧,怎么回事?”

周泽楷慢慢松开自己的双臂,虽然不抱着了,却还是拉着叶秋的胳膊,不放开,仿佛怕叶秋下一秒就消失一样。

他望着叶秋的眼睛,轻声说着自己的心意:
“我喜欢你,前辈。很喜欢。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我想,等我拿到冠军,再表白。
但,前辈退役,我担心,害怕,再也找不到你。心好慌。前辈,我爱你!”

周泽楷看着叶秋。
叶秋仿佛很淡定,没什么表情,只是眸子里一丝慌乱,透露出他内心并不平静。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周泽楷听见叶秋说:
“小周,你这表白太突然了。我一时间很难接受啊。”

周泽楷心忽然刺痛起来,他其实知道叶秋前辈心里是有个喜欢的人的。

有一次比赛后,在后场,他不小心听到苏沐橙和叶秋的对话,苏沐橙问叶秋,喜欢了这么久打算怎么办?
叶秋是怎么说的?噢,能怎么办?现在是战队重要呀,感情的事先放放。我心里有数。
苏沐橙回他,你还是尽快行动吧,别到时候晚了,人有主了。那么优秀的人呢!
叶秋不可思议的居然有点不好意思,知道了知道了,等战队成绩上来了我就行动。我的好妹妹你别操心啦!

后面再说什么周泽楷没有听到,他默默走回到轮回的休息室。
他知道偷听人说话不厚道,可还是忍不住听了下,只是想听一听叶秋的声音。
然而他却听到了晴天霹雳的消息:前辈有喜欢的人了!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连苏沐橙都说是优秀的,一定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呢。
是呢,能让叶秋前辈喜欢的,一定很优秀,叶秋前辈值得拥有最好的。
可惜……可惜我不够好,不够优秀,还配不上那样优秀的前辈。心好难过……

他明明那个时候开始就知道前辈有喜欢的人了,却还在现在把自己的心事剖出来摆在两人面前。前辈是拒绝了吧。也是,换作其他人,这样莫名其妙被表白,也很难接受呢。何况……

周泽楷苦笑,何况还是同性……

他恍恍惚惚,仿佛自己身处在万丈深渊,不是谁把他推下去的,而是,他自己选择了这条路。他知道他无法回头,从他喜欢上叶秋的那一刻起,这条路就再无回转了。

周泽楷知道此时的自己肯定很狼狈,脸颊热热的,又冷冷的。
下雨了吗?不是。
飘雪了?也不是。
噢,是咸的,苦的。
真没出息,自己居然流泪了,在前辈面前哭,一定很没面子吧,真丢人。
他想转过身擦一擦脸颊,又怕一松手叶秋就离开他,他就再也见不到了。

一只温热的手轻抚上脸颊,用手指拭掉了他不断掉落的眼泪。

他听到喜欢的前辈用沙沙的烟嗓轻声说着:
“怎么还哭了?这么冷的天,小心你这联盟第一脸,被冻坏了我可赔不起啊。”

周泽楷后知后觉的想起来两个人已经在外面站了很久。
“去车里?有空调。”
“呦,你还开车来的。赶紧的,冻死了,穿着羽绒服还这么冷。”

周泽楷无力吐槽叶秋那薄薄的羽绒服。虽然表白被前辈拒绝了,但也不能让前辈冻着,自己会心疼。

他拉着叶秋紧走几步来到停车的地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把叶秋塞进去,关了门以后自己连忙到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又立刻开了空调。
空调本就没关闭多久,车里面还有残余的热气,现在又开了空调,车内很快暖和起来。

周泽楷已经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被拒绝了很正常。但是,虽然前辈有喜欢的人,可是还没在一起,自己还有机会。想到这,他转过头对着叶秋:
“我知道,前辈有喜欢的人。但前辈还没结婚,我不会放弃的。”
“那如果我说,我打算去结婚呢?”

???周泽楷懵了,彻底懵了。前辈什么时候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的?自己怎么不知道?自己连知道他有结婚对象消息的资格都没有吗?

这一晚上自己受到的打击真多啊。刚知道前辈的消息,不顾一切跑来表白,被拒绝,刚调整好心情,不会放弃,就听到前辈打算结婚的消息,还有比自己更悲催的人吗?

“小周,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

周泽楷想说不想听。然而打击实在太大了,刚刚收好的泪水又流了下来,他彻底感觉到绝望的滋味。

爱而不得。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不听也得听。那我开始讲了啊!

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喜欢很久很久了,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懂得了什么叫一见钟情……”

叶秋断断续续讲了半个多小时,周泽楷静静的听了半个多小时。

“好了,现在你知道啦!这是我的秘密噢!只有沐橙知道,现在多了一个你。
顺便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叶秋是我弟的名字,我的真名叫叶修。”

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形容此时的心情,一把拉过叶秋,噢不,是叶修,“叶修,我也考虑结婚了。”说完便吻上了期待已久的唇。

软软的,淡淡的烟味,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样,是甜的呢!

end

写在后面:

后续可能是以老叶的视角来讲并把老叶讲的故事补充完整。我觉得大家应该都猜的到老叶讲了什么。

有没有后续我并不知道,毕竟我懒。

所以打了end。反正已经HE啦!欢迎捉虫!






小剧场:

“修修,知不知道,表白的那天,我的心,碎成了二维码,还碎了好几次!”

“小周你人设崩了你知道吗?我不就是想逗逗你吗?你居然还哭了。。恩。。。唉唉唉,放手。。。别乱摸。。。”

“跟前辈学的,心碎了,要补偿。”

“都补偿无数次了,二维码也还原了!。。嗯。。”

“修修,我爱你!”

“我也爱你,周泽楷。”

今天看到旁边项目组的一个男生,穿的短袖上写的居然是:夜雨声烦!!!